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head1.htm
3000万历史大罚单背后:达利被指“食品模仿界的翘楚”
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:admin    发布时间:2019-10-06 16:30

  6月27日,涟水县市场监管局发出来有史以来最大面额的虚假广告罚单,罚款金额达 3673.04万元 。 往常,一般的虚假广告商家罚款基本是六位数,这一次直接到了八位数,究竟是谁得到这样的“殊荣”呢?

  没错,继质量问题、业绩起伏大和模仿游戏之后,达利食品又出现了新的黑点。接下来,反做空研究中心就带大家去了解一下。

  截至7月4日为止,达利还没有拿出确切的证据洗白自己,也就是说这件事还在发酵中,不过这也不妨碍我们了解一下此事到目前为止的一个发展情况:

  2018年8月7日,涟水县市民钟先生在涟水县某超市购买了两罐可比克薯片,发现罐身上印有“快乐助非遗,红包抢不停”的助力非遗活动,称可扫码得红包或电子卡片兑奖。于是,钟先生按照瓶身上的操作说明,用手机扫描二维码,但跳出的页面提示活动已经结束,无法抽奖。

  既然活动已经结束,为何还不更换包装?于是钟先生拨打了市政府便民服务热线日,接到投诉后,涟水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城区分局立即开展相关调查。本以为可能只是超市店家的问题,没有下架超出活动时间的商品(印有活动标识)的,但调查之后,发现事实远非如此。

  先排除掉店家的问题。在接到投诉后,市场监督管理局联系了钟先生,从钟先生购买的两罐薯片罐身上,发现该活动的截止为2018年7月31日、5月31日。也就是说距离活动时间结束一周有余了。这还不是最过分的,最过分的是执法人员在市场上还发现生产日期为“2018年8月6日”的可比克罐装薯片,其罐身依然是助力非遗活动宣传的包装。

  这一下可就撇清了各零售商的问题了。这说明可比克厂家达利食品在明知活动已经过期的前提下,依旧不更换包装,照常商家该商品,这显然是不对的,但其实如果只是这样,还不会被处以这么高的罚单。

  这一下可令人震惊了。涟水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城区分局局长郭波对淮安发布直言,根据调查核实,活动相关方“中国文化保护基金会”根本不存在,而另一个“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益基金”早在2011年下半年就撤销了。此话言之有据,市监局在调查此事时向民政部进行问询,随后接到民政部2018年8月29日出具的证明函,明确表示:我部未登记中国文化保护基金会以及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益基金。

  而那个设立过“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益基金”(2008年初——2011年下半年)的“中华社会文化发展基金会”同样也在2018年11月5日向涟水市监局发出情况说明称“从未与达利食品集团进行过任何合作”。

  这一下达利食品直接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,郭波更是直言此举为“骗子行为”。达利食品几乎可以说是在某种程度上直接坐实了虚假广告一事,但其实此事还有一事佐证。

  据淮安发布报道,在活动装薯片的瓶身上,写明了红包个数为1.45亿个(中奖率为36%),所以说活动期间投放的产品总量应该超过4亿个,但据调查统计,达利食品集团投放总量仅有9000多万。

  “广告不得含有虚假或引人误解的内容,不得欺骗、误导消费者。广告主应当对广告内容的真实性负责,否则构成虚假广告。”

  “构成虚假广告的,对发布虚假广告的违法行为处广告费用三倍以上五倍以下罚款。”

  2019年6月17日,金乐园资料网照片中张柏芝气色很,涟水县市场监管局对达利食品集团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,决定对达利食品集团处罚款3673.04万元,上缴国库。

  对于不存在的两个合作方,达利说是“印错了”,其实合作方是“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”而非“中国文化保护基金会”和早已撤销的“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益基金……”

  对于红包数量、中奖率与投放量不匹配一事,达利说是“这需要看消费者实际购买数、兑奖数、弃奖数等来定……”

  以上达利的回复来自于2018年11月8日向涟水县市监局的“情况说明”,8月份的调查,达利的回复迟了近3个月。

  2019年6月28日,淮安发布发表文章《3673.04万元!达利食品集团因虚假宣传在淮被重罚》的文章,随后,达利“虚假广告”一事贴着“最大罚单”的名头被推到台前,此事获得广泛关注。

  2019年7月1日,达利发布声明公告称,“可比克”公益活动真实有效,公司已按照与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的协议约定,将活动期间消费者捐赠的全部善款转呈给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。

  并称涟水县市场监管局针对一场真实的公益活动,从重适用广告法对公司处以巨额处罚,不符合错罚相当的法律原则,因此达利集团将寻求法律途径捍卫自身权利。

  看着达利竭力“洗白”的说辞,网友评论说,“不如转账记录截屏来的直接”,辛辣讽刺达利空口无据。

  但有点奇怪的时,此事自爆出之后,达利(03799.H)并未有太大的股价波动。

  6月28日,淮安发布报道文章之时,达利食品当天收盘价5.200港元/股(跌幅0.57%);7月1日发布公告第二天股票收盘价5.225港元/股(涨幅0.39%)。

  7月4日,“达利获最大罚单”一事还上了新浪微博热搜榜,但股价也没有太大波动(收盘价5.190元/股,跌幅0.57%),近几天都是表现平缓,这是为什么呢?

  仅盯局部可能会错过大局势,新京报称,达利食品近年来营收增速很不稳定,波动幅度高至16%,低至5%。

  据达利食品2018年财报显示,2018年达利实现营收208.6亿元,同比增长5.4%;实现净利润为37.2亿元,同比增长8.3%。看着数据还不错,但是实际上财报反应了达利一个重要问题——吃老本。在2012年-2018年,达利食品营收从108.35亿增长至208.6亿,利润从6.71亿增长至37.2亿,利润实现近5倍增长。

  但实际上,2012年至2018年达利营收和利润增速自2015年以来就开始大幅下滑。2016年营收增幅为5%,而在2014年和2015年,营收增幅均为两位数,分别是12%和16%,2016年的增幅连2015年的零头都没有。2017年达利食品营收增速回到了两位数的11%,结果2018年就又跌落至个位数了。

  达利食品创办于1989年,2015年11月20日在港交所上市,当天市值就达到684.7亿港元,成为继中国旺旺之后港交所最大的食品股。

  但其实,一直以来达利食品的黑点都不少,但最大的黑点是质量问题和模仿游戏。

  2015年7月30日,四川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布的抽检情况显示,成都达利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“好吃点”香脆核桃饼菌落总数(CFU/g)为4000个单位,而标准值应小于等于750个单位,超标5倍,让很多人震惊不已。

  这还不算达利超标最多的。2016年6月30日,云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抽检中发现,达利食品集团旗下品牌“达利园”法式软面包菌落总数严重超标,公告中显示菌落总数(CFU/g)参考值应小于等于1500个单位,而抽检数据则达到280000单位,超标达186倍。

  2019年5月28日,安徽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通告,称马鞍山达利食品有限公司(达利食品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)存在“白砂糖型式检验报告缺少菌落总数,不符合企业原料验收标准”的问题。

  林林总总,在中国质量新闻网中查找“达利食品”字样,找到的相关公告、文件多达10页。不知情者容易患上恐惧症。

  1995年来自泰国的红牛和2015年才上市的乐虎,连广告词和包装都差不多;

  还有此次出事的可比克灌装薯片,比较像乐事的双胞胎兄弟;达利的和其正与广药王老吉,还有不止一次卷入“质量门事件”的好吃点,你还能说出达利集团其他的核心品牌吗?

  此次重罚新闻一出,达利在公告中表示“助非”是一次真实的公益,并会诉诸法律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,接下来我们就等着看达利会拿出怎样的实据来证明自己和挽回声誉。

  (温馨提示: 本文引用数据,均为官方数据,或为公开报道,未使用任何内幕消息)

本篇编辑:admin